您现在的位置:千亿国际平台 >> 投诉举报 >> 空壳企业屡屡施骗谁之过

空壳企业屡屡施骗谁之过

时间:2016-11-11 15:43:58来源:中国发展网作者:

一个名叫黎某青的人,在短短的数年内就注册成立了12家资本过亿的企业,经营范围涉及旅游、生物科技、金融服务、电子商务、基金管理、贸易、文化和资产管理等领域,总注册资金人民币达23亿元。黎某青从2008年注册68万元经营一家旅游公司起家的名不见经传的私企老板,到当前经营十多家过亿元的跨行业集团化运作的企业家,仅仅从有关资料看,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跨越式非常规发展的传奇式的成功的创业者,且仍然在继续对外投资考察扩张产业。

      然而,一起数十万元的经济纠纷却揭开了黎氏集团空壳公司的冰山一角。

借钱创业的莫山红被骗惨

现年30岁的莫山红是河南省辉县市人,一个长期在省城郑州建筑工地带工的年轻人,年届而立之年的小莫做梦都想发财。2014年6月的一天,小莫的朋友宋友亮告诉他说发财的机会来了。宋称,他承接了辉县市长城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生物公司)科研综合楼CFG桩基施工工程,并已经签订了施工协议,还带着莫见到了长城生物公司的负责人黎某青。黎某青爽快地答应桩基施工的全部工程都可以让宋友亮转交由小莫来做,工程量大约在七、八百万元,利润会高达近二百多万元。这让早就想创业发财的小莫大喜过望,以为幸运的女神开始青睐自己了。

他在黎某青的安排下与宋友亮签订了一份工程转包协议,并通过宋友亮交给黎某青35万元的履约保证金,其中5万元宋友亮用了,另外的30万元都交给了黎某青。本以为发财的机会到了的莫山红告诉记者,其实这是他噩梦的开始。

根据合同规定和黎某青要求,莫山红做了26万元的试桩工程施工费、22万元的试桩桩基检测费,20万元的地质勘查费,合计共68万元的施工费用和30万元的履约保证金。

莫山红称,他做了这些工程后,无数次找到黎某青,要求支付工程款、检测费、勘察费等。黎某青总共只给了他10万元的勘察费。更让他震惊的是,在他的合同没有解除的情况下,黎某青竟然以他做的工程质量不合格为借口,将他的施工人员强制驱离,并让其他施工队伍进场施工。事后,莫山红才知道,这都是黎某青精心策划的骗局,这是黎某青又骗了一个施工队。

由于施工费用和缴纳的履约保证金都要不回来,导致莫山红债台高筑,背负巨额债务无力偿还,他被迫通过各种方式维权讨债,但都是无果。

据了解,被骗的人不止莫山红一人。还有裴某文、干大清包的邱某、干支护的郭某和另一位干降水的郭某某以及装机师和监理等。被骗的人或单位少则数十万元,多则至数百万元不等。

记者通过百度查询辉县市长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发现,该公司在今年7月28日举办了企业建设奠基仪式,并在辉县市新闻网等多家网站刊发了上述消息。消息中透露的投资项目之大令人咂舌。据报道,辉县市长城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投资10亿元,规模为国内最大的乳酸生产基地。

9月18日,记者在辉县生物科技公司科研楼项目附近看到,去往项目大门口的水泥路上晒满了玉米,项目大门紧闭,工地里一个桩基的架子矗立着,记者透过大门缝隙看到工地上停放着一些施工机械,没有任何施工迹象,看上去一片荒凉。

附近的一位马姓村民告诉记者,原来这儿是一个酒精厂,不知道现在是干什么的,已经有两年多了,又是抽水,又是打桩,都是干一段时间停了,然后又开始干一段时间又停了,安阳、四川等多个地方的施工队都在这干过,陆陆续续已经两年多时间了,听施工的人员说,他们都是因为没有拿到工程款和工资才停止施工的。

黎某青真的在辉县市胡桥乡投资10亿元要建国内最大的乳酸生产基地吗?据莫山红反映,黎某青在辉县市不仅没有投资一分钱,反而利用这个所谓的国内最大的乳酸生产基地基建工程坑骗数百万元履约保证金。对此,辉县市胡桥乡政府的有关领导竟然称不知道黎某青在辖区内搞了这么大的一个投资项目,而辉县市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表示,事后了解,黎某青确实是个空壳公司,投资10亿元显然是不存在的。

11月2日,记者试图电话联系了黎某青,黎某青都没有接电话。

记者通过查询得知,该投资项目根本就没有申请立项,更没有予以审批。莫山红说,他们都被骗惨了,这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局。

当地政府及职能部门集体失声

对于投资10亿元的乳酸基地的基建项目,项目所在地的辉县市的建设、规划和土地管理部门以及属地政府等对此是否知情,是否采取过相应的措施予以查处或规范过建设行为呢。

记者首先来到该公司所在地的辉县市胡桥乡政府党政办,等了近两个小时也没有等到有关负责人介绍情况。记者电话联系了胡桥乡党委书记宋先生,宋书记对该企业的投资行为及基建项目的工程规划和施工许可等问题不仅不置可否,反而诘问记者是否懂得上述问题该归谁管。随后以正向领导汇报工作为由强行挂了电话。

记者又分别走访了辉县市建设局和规划局等单位了解到,黎某青投资10亿元生产乳酸的基建项目没有办理任何手续。而且主管工程规划和施工许可的上述部门也没有对其采取过相应的执法措施。

于是,一个投资10亿元的国内最大的乳酸生产基地的基建工程项目就这样在辉县市胡桥乡轰轰烈烈地进行着,而且还在辉县市新闻网等官方网站上发布了投资项目奠基仪式的新闻,于是六七个受害人前赴后继、飞蛾扑火一般为该基建项目出资出人出设备,耗时耗力耗资金,但无一例外都被骗得很惨。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不管是乡镇一级基层党委政府,亦或是县市一级的相关职能部门对此都不知情。

      记者手记

中纪委巡视办负责同志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对重大问题发现不了是失职,发现了问题不处理不上报属于渎职。对于胡桥乡党委书记反过来诘问记者规划手续和施工许可归谁管的说法,记者冒昧地问一句,按照宋书记的反问,记者是否可以理解为但凡这些上面有主管部门的相关问题乡镇一级党委政府都不该管,都没有责任和义务管。据了解,乡镇政府设立的所谓七所八站在县市一级政府绝大部分都有相对应的业务指导单位,甚至设有垂直领导机构。即便是乡镇一级政府没有设立的相关部门,在上一级党委政府的机构设置中也有存在或体现。比如乡镇一级政府大多未设立或者有派出机构的发展改革部门、质量监督管理部门和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等等。这就意味着乡镇有的职能,县市一级大都会有,乡镇一级政府没有设置的,县市一级也有设置,对照宋书记的说法,凡事都找对应的上级职能部门,那么设立乡镇一级党委政府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们又该如何理解中纪委巡视办负责人的讲话精神呢?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的说法又是什么意思呢?中央要求的工作重心下移,贴近群众、贴近基层、贴近实际,又该如何贴近呢?窃以为,一个投资数十亿元的国内业界最大生产企业的立项选址和开工建设,基层党委政府不知情是无论如何说不过去的。要么是基层党委政府领导太官僚,对治下的民生、对企业的生产,对辖区经济的发展漠不关心,要么是没能履行主体责任,要么是放着明白装糊涂、推卸责任,要么是与涉骗企业沆壑一气,涉嫌利益输送。

责编:河南质量